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三年手游经历,雷兽互动并不甘心只做CP

三年手游经历,雷兽互动并不甘心只做CP


成都——8年前,孙玲在广州做SP行业,那个时候她对游戏是一窍不通的,甚至没想到自己会涉足这个行业,“我之前最早的工作是高中语文老师,后来转行做编辑,再是产品编辑,就是SP行业的,那个时候就认识了我们现在的投资人。”

2009年,一次机缘巧合,孙玲进了一家正在成都创业的游戏团队做商务,在那里,她认识了现在的合伙人,也是Game loft的前员工。“我和我的团队经历了四个公司,后来也是因为有的坑跳不过去,自己也想寻找新的机会,就想出来自己干。”

那个时候,孙玲在广州做产品编辑时的老板也想投资做游戏,刚好孙玲呆的公司因为出现投资问题,孙玲他们就在2011年7月成立了成都雷兽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兽互动”),最开始加上投资人,公司只有三个人。

 

从民宅起家

他们在成都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个套三的房子,买了7台电脑和办公桌,“不管大小吧,看起来像个公司了,7月份的时候团队陆陆续续有人到岗了,因为刚开始有的人还是处于观望的态度吧。”

刚开始,他们做的是K-JAVA的游戏,每月都向中国移动游戏基地申报20款单机游戏,一直到2012年初,孙玲他们看到安卓手机已经很普遍了,决定转型做安卓游戏。

“我们分了两条线走,一个是做MTK的游戏,属于定制开发,把一些好的游戏移植到MTK平台上去,另外分了一个小团队做安卓的单机游戏。”由于人员的扩张,雷兽互动从民宅搬到了写字楼。

“其实还有原因就是民宅里,不好招到人。”至于为什么没有搬到租金稍微便宜点的天府软件园,孙玲告诉盐科技记者,“公司很多人的生活区在城里,那边太远,还有就是游戏团队需要加班,很晚下班那边交通不便利。”

孙玲他们当时做了200多款单机游戏,包括休闲、益智、儿童、教育等等,“后来那年6月份,我们的投资人也是我们的创世人之一,和我们商量要转型的事,因为整个行业开始趋于网游化。”

团队算是硬着头皮向网游转变,“其实当时我们团队只有做单机游戏经验,完全可以找一个做过网游的团队来做,但是我们就说要和这帮兄弟一起转。”团队的策划就去深度的研究网游,程序就学引擎。

“美术团队,以前做单机都是一款单机一个美术,做网游不行,可能要10个一起做一款网游,就需要一起磨合。大家一起花了两三个月时间的磨合。”

 

转型网游

决定转型网游之后,雷兽互动经历了一次快速的成长,“当时整个团队在网游行业里是特别年轻的,没有人告诉你哪些坑是不能去跳的,都是我们自己跳了才发现。”

2012年9月,团队开始立项,当时有很多策划,大家都在玩一款《神曲》的页游,对这个游戏研究的相对透彻,最后评估决定做RPG类的网游,因为有个策划非常喜欢玩三国类的游戏,他们就决定开发一款三国类网游。

“也是经验不足,如果现在回过头去,就做卡牌游戏了。其实都没有真正想好要做一款什么样的产品。包括引擎,都是我们自己研发,没有想到用Cocos2dx那些引擎。”孙玲回想当时立项的情景说到。

团队当时也没有一个主美,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主美后,10月8日正式开始做游戏,“当时大家干劲十足,都很激动,花了大概半年的时间,在2013年3月的时候,开始封测。”

在这期间,孙玲得知,很多游戏开发团队因为各种原因解散了,而他们非常坚定的要做下去,并且要上线,“封测3天,属于纯技术的封测,推到四个渠道做。”

封测的问题凸显,服务器宕机、客户端出现各种Bug,“那段时间基本没有正常的工作时间,日夜颠倒。当时我们服务器是预算是2500人的,但是上了几百人就宕掉了,这些都是缺少经验。”

3天的封测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美术上人物做的是偏日韩,两头身,头很大,身子几乎看不见,在手机上看,很小,就像小蚂蚁在那儿爬,玩家看久了眼睛会很难受。”

“还有当时游戏是纯副本制的,玩家建议增加野外,我们5月的时候美术团队把整个游戏换屏,因为人物比例大小变了,场景也要跟着改变。我们又花了2月的时间修改程序,加新系统。”

孙玲回想起去年的经历,有很多感慨,“其实网游的名字也会受到一些影响,我们通过征集的方式,选了‘九姑娘’这个名字,当时就觉得好记。但是这名字也给玩家造成误会,本来是重度游戏,但是重度玩家一看名字觉得不是,轻度玩家看了进来了,发现是重度的,又退出去了。”

游戏后来删档内测的情况按照孙玲的话说,有了很大的改观。但是孙玲告诉盐科技记者当时他们把游戏拿给北京的兄弟公司做运营,合作过程是不太顺利的。

雷兽互动是北京掌智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在北京和广州都有游戏团队,北京的团队不仅开发游戏也做运营,当时雷兽互动就把第一款网游交给北京的团队做运营。

“身处两地,不仅加大了沟通成本,大家也很陌生,虽然他们有派人过来和我们一起调产品,但是彼此之间是不怎么信任的,没有磨合过,当时他们也没告诉我们测试不能测太多次,而且相隔时间不要太久。”

产品分别在3月、5月、7月做了测试,7月份是不删档内测,孙玲说当时不删档内测的数据不错,但是没有做推广,只是交给了几个渠道去做,后来又出现了一次大的运营事故。

“我们代码有一个缺陷,可以让用户去刷元宝,当时我们不懂怎么处理,但运营团队,也没处理好。伤了一些群体性的用户,比如公会,公会撤了,也不充值了。”

 

更换核心层,建立运营团队

2013年的年末,雷兽互动决定不再更新《九姑娘》,孙玲认为不能再继续去做还有很多坑需要跳的产品。“因为你花在这上面的精力和时间完全可以做一款新的网游出来,而且团队的人员也比较疲了。”

一年经历下来,孙玲他们还做出了两个重要的决定:第一更换制作人和主美;第二建立自己的运营团队。

更换核心层,也是孙玲他们果断的决定,“之前的主策和主美都是跟我们做单机的时候一起的,人都很好,但是经过一年的时间下来,发现真的还是经验不足,因为公司必须要发展,需要有一个Leader把团队带起来。”

孙玲表示,他们在今年的目标是做一款可以养活团队的产品,就不能再用经验不足的主策和主美,“我跟他们沟通,他们就说‘玲姐,请相信我嘛。’你说我是愿意去相信一个有论据的人还是去相信一句话?”

后来通过朋友介绍,孙玲认识了现在的制作人,“他的经历跟我们很相似,也是做了一款网游,遇到很多坑,经验非常丰富了,但是在上家公司里老板让他继续改,不给新项目,这让他想要寻找新的机会。”

孙玲说到,其实大家年龄都不小了,都想在近几年里奋斗出来一个成绩来,“我和现在的制作人约见了3次,每次都是3小时以上的谈话,大家都非常谨慎,一定要确定好共同的目标。主美还好,是之前就进来的,综合能力强就提上来了。”

说到建立运营团队,是因为第一次和兄弟团队的合作不顺利,“我们是想真正的去了解玩家需要什么,当时交给他们做,运营团队来给你反馈,都不知道是为什么,特别被动。其次是我们是有这个预算的,想要狠下心做。”

孙玲还总结了一个经验,就是不能和某个渠道保持特别密切的关系。“当时运营团队的人和UC的工作人员关系很好,其他渠道就认为可能是给他们独代了,别人就不帮你推了。”这点上,孙玲他们也吃了亏。

“我当时去广州招聘了一个运营总监,但是过了两个月,我发现和我想的不一样,他整天坐在那儿,不知道在干嘛,出的报表也是不清晰的。”

这让孙玲很苦恼,他通过制作人问到了一个懂运营的QQ号码,想要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运营总监就该和制作人去聊,和产品组沟通,当时我加了QQ,就问了,发现我的想法是对的,我就问他,可不可以帮忙推荐懂运营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的QQ有了一大段留言,就说他的朋友暂时没有回成都的打算,我当时看到这里已经泄气了,但是后面就又说‘你看我可不可以?’。我当时就很兴奋。”孙玲告诉盐科技记者,他是从数字天空出来的,本来转行做餐饮了。

 

会继续把RPG类网游深挖下去

核心层的更换,为团队注入了新鲜血液,对于孙玲来讲,这是给2014年做了一个好的开头,“我们随后推出一款网游,总的品质不是特别高,导了量也不大,就是让运营团队练手,我们的运营总监告诉手下的人,‘你们能把这款做好,相信很多都可以做了。’”

孙玲比较欣慰的说到,现在运营总监做的很不错的,不是只按部就班地完成布置的任务,而是把很多事情都做到了前面。

雷兽互动会在8月份推出两款网游,也是角色扮演类型的,孙玲表示,会一直深挖下去,不会再去做其他类型游戏,她觉得,一定要在自己比较擅长的的游戏类型的领域一直坐下去,雷兽互动产品线就是MMORPG。

还有一个原因,她说到,兄弟公司在做棋牌和卡牌,不是说他们不能做其他的游戏,而是MMORPG的开发周期会比一般的手游长,人力成本要高些,成都这边的人力成本要低一些。

但是孙玲也表示还会继续做单机游戏,会做成精品单机,因为毕竟单机手游对于他们来说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我们不会随便做了,一定要想好再做。”

“就像我们做《九姑娘》,当时策划都换了很多个,都有自己的想法,做出来以后游戏的线路非常不清晰,设计也是有缺陷,感觉就是凑起来的产品,有的系统完全可以不玩。”

孙玲还提到他们在2013年的时候拿到了迪斯尼授权的IP《花木兰》,也是因为经验不足,换策划,整个思路有得变。他们还在那年买了广州奥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巴拉拉小魔仙》和《国宝特工》。

“我们其实IP意识也挺强的,但是IP是一个双刃剑,做不好,还不如一个没有IP的做得不好的产品。以后选择不能贸然,尽量拿到可以符合庞大世界观的IP。”

孙玲在回顾雷兽互动走过的三年历程里,觉得人很重要,她觉得一定更要选择一个愿意跟你奋斗并且有能力的人。还有团队的信任感很重要,她讲到,到现在,还是会有这个问题。

她还说到,游戏行业,时间是最大的成本,你开发一年和开发半年,完全是两回事,哪怕开发半年的成本放到上半年都好过你花一年时间做。你要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好的产品,就是拼团队的领导力,也拼执行力。游戏行业成功一定是你努力的了,失败有很多因素。

孙玲还说,她不太明白那些朝九晚六的,还是有双休的游戏公司是怎么做出来的,“我们研发部的员工经常加班,基本上都是晚上10点以后回家。”

她想到之前看的花名册,“有120多号人,包括已经离开的员工,我都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我觉得他们都对公司有帮助的,也希望他们能够发展的更好。”

孙玲还表示,虽然公司创立3年了,但还是一个创业型公司,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一款真正赚钱的产品,他们今年的目标就是能够做一款赚钱的产品,能够在年终发奖金的时候,让员工好过点。

【盐科技www.yakeji.cn 微信yankejic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