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做运动社交工具,“约运动”怎样脱颖而出?

做运动社交工具,“约运动”怎样脱颖而出?

问到为什么不做专业的运动APP时,蒋志伟表示现在国内的体育产业还不发达。

(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成都-——稍微凌乱的办公室里,三面墙壁上都贴满了足球明星的海报,在盐科技记者来的时候,蒋志伟正在贴刚做出来的“约运动”宣传海报。去年6月份,成都鸟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鸟孩科技”)成立,那时公司只有2个人。

蒋志伟笑着告诉盐科技,“当时只有我和UI设计师,我以前在淘宝、去哪儿、美团都呆过,主要做研发,做的产品有上千万用户在用,我对用户体验这一块是很有经验的。UI设计师以前创过业,曾经做了一款“打米碗”的社交APP,有创业经验。”

因为都是技术出生,在公司成立一个月后,鸟孩科技就做了一个运动场馆的平台网站,“这只是我们的一个后备的资源,我们是想做运动APP,只是当时还有找到这方面的人才。”蒋志伟说到。

2013年底,通过朋友介绍,蒋志伟找到了现在安卓和IOS的技术人才,“安卓的负责人也是创过业,大家都是年轻人,有创业热情,都没有说工资多少的问题,大家就各自开始不辞幸劳的做事。”

但是如今市面上的运动APP不在少数了,光是在成都就有几家在做,蒋志伟却表示,他没有把他们当竞争对手。现在有个创意的点子,谁都可以做,关键是要有一个好的团队和好的产品,对产品要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和战略规划,这一点,他对自己的团队和整个产品的走向是很有信心的。

那么“约运动”是如何产生的,又想怎么做?这还得从蒋志伟的个人经历说起。

 

组织球迷活动,发现约活动很难

还在北京工作的时候,蒋志伟就想在PC端上做一个运动相关的网站。要说到这个想法的起源,这与他的兴趣爱好相关,蒋志伟在高中的时候一直是拉齐奥(Lazio)足球俱乐部(一家罗马足球俱乐部)的球迷,后来他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恰巧找到了该俱乐部在中国的球迷俱乐部。

蒋志伟加入协会并担任了副会长,那时候他就经常组织球迷活动,虽然是一个不为中国球迷所熟知的俱乐部,但是当时论坛的注册用户就达到了5万。2009年意大利超级杯的决赛在北京鸟巢举行,决赛双方就是国际米兰和拉齐奥,蒋志伟帮全国各地的球迷买门票就买了600多张。

在组织多场活动后,蒋志伟发现,召集人做活动还是很麻烦。“你要找场地,要约人,要联系人,还要敲定时间,包括引进新人进来。2、3年以后,球迷协会的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北京,那个时候觉得更需要有个东西把大家凝聚起来。”

后来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LBS(位基服务)功能,让蒋志伟觉得在手机上约运动是非常便利的,这让他看到了机会。“现在大家都离不开手机,特别是年轻人,这是个天然的优势,我就决定更要做运动APP,网站则是作为辅助。”蒋志伟在2013年辞职回到成都开启自己的创业路。

 

IM解决不了用户的真正需求

因 为本身就爱好运动,蒋志伟加了很多QQ运动群、微信群和陌陌群组。但是他发现这些运动群完全就是在纯聊天。“聊天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一句我一句,没有目的 性;第二点就是你发现群里人很多,但是就几个人天天在那儿聊,实际很多人都会屏蔽这些消息,比如我也加了陌陌的运动群,你看一天1、200条消息,实际上 这是你想要的吗?他们就纯聊天,我们不想做IM的聊天就是希望让用户平等。”蒋志伟打开手机的群组给盐科技看。

鸟孩科技想做的不 是聊天工具,而是通过软件让用户真正参与到线下的活动,“我们希望做的是打通体育社交闭环,通过线上,我们提供比较便利的服务,包括内容的入口,和大家建 立一个从线上转线下的真实的社交活动,打造‘O2O’的用户体系。让用户体会运动的乐趣,通过‘约’来结实有共同兴趣爱好的朋友,我们通过这个圈子,也可 以发展更清晰的盈利方式。”

但是没有聊天功能,用户可能转移到聊天工具上,面对盐科技的质疑,蒋志伟表示,“这个不用担心,现在是互联网趋 势是越来越垂直化,比如熟人社交,我就上微信;了解陌生人,就上陌陌;还有电影,常去豆瓣打分。其实现在很多都分的非常细,把用户往更小的圈子里导,而不 是去往更大众的方向导。”

他接着说,“你看现在微信和陌陌用户量大,他们想做细分的群组,但是还是基于IM来做,比如100人的群,有人相约打羽毛球,但是群里会刷频似的把你的信息湮没掉,下面有人会说哪儿去吃火锅,这个完全达不到用户的需求。”

蒋 志伟也不否认,约在一块运动的朋友熟了会加上转向其他的聊天软件,但是他也很有信心的认为,鸟孩科技是做个性化的定制,把用户体育运动的个性化做到极致。 他举例到,比如用户喜欢体育直播,我们会提供这个功能,还有约活动,可以在我们软件上快速的报名实现,就是深挖用户的需求。

 

从社交切入,打通体育社交闭环

为了确保活动和约活动的人的真实性,在APP的设计上,鸟孩科技就设置了手机实名登录,“为什么不做绑定微博、微信登录,就是要确保用户的真实性和品质,约运动肯定要靠谱,你连手机号都不留真实的,怎么约大家。这也达不到我们促成线下运动的目的。”

今年3月,“鸟孩运动”APP在安卓上线后,最开始的一个月,下载量非常小。“最开始取的名字叫‘鸟孩运动’,是为了契合公司的名字,有部电影叫《鸟人》,鸟也象征自由,跟运动相似嘛。我们也不想取太俗的名字。”蒋志伟说到。

但是后来他们去看APP排行,那些比较看前的应用,都是很俗的名字,比如“约看电影”、“约吃饭”等,蒋志伟他们觉得这是中国用户习惯,越直接越接地气的名字就越会受到欢迎。

他们随即把名字改成了“约运动”,没想到,用户量翻了一倍,蒋志伟笑着说,“取名字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随后还要修改UI的颜色,现在是偏沉稳的蓝色,后来会改成活泼一点的颜色,LOGO也会看调整。”

蒋 志伟打开将要推出的IOS全新版的“约运动”APP向盐科技展示,他解释到,虽然IOS版本才上两周的时间,但是我们还在不断的调整,全新版本加入了“动 态”的版块,就是为了增强用户的粘度,我们在想法设法的留住现有的用户,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自己动态,比如秀一下肌肉,或者有关体育的趣事。一来可以让用 户分享东西,让用户的信息沉淀,二来也可以让别人通过这些分享了解你,促成线下的活动。现在我们是要培养户用体系。

目 前“动态”的内容还是鸟孩科技内部自己在做,他们每天都去门户网站或者各大论坛去看相关的体育内容,觉得回复量高的或者有趣的,就会放到“动态”热门推荐 里,这也充分发挥了他们自己的优势。蒋志伟说,“我们自己本来就喜欢去看这些信息,所以找到有趣的体育内容也是挺方便的。”

当 问到现在很多同类产品也在做社交功能时,蒋志伟拿着手机,点开同类产品的应用说到,“他们的确有,但是我不把他们当竞争对手,你看上面功能太多,可以聊 天、可以约活动、可以找教练等等,他们在做功能的叠加,但是每块的细节有很多问题,比如场馆连个电话都没有,这些无用的信息对用户体验伤害非常大。”

同 时蒋志伟也表示,现在国内也有一些做的不错的运动APP,自己也在借鉴。包括后期用户量到了一个量级,也会加入“群组”版块,但是不会做聊天,会做成社 区,为了更细化各个运动,群组里只发活动,大家可以投票决定活动是否展开,然后就可以报名,发起活动的人通过手机,就可以很方便的看到报名人和他们的联系 方式。

蒋志伟还给盐科技展示了几款国外专业的运动APP,问到为什么不做专业的运动APP时,他表示现在国内的 体育产业还不发达,并给了一组数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3-2017年中国体育产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2年全国体育 及相关产业从业人员 375.62万人,实现增加值3135.95亿元,占当年GDP的比重为0.6%,远低于发达国家1%-3%的水平。而美国 2012 年体育产业总产值为4350亿美元,占当年GDP的比重为2.7%。

“不光是数据,你自己也可以亲身感受,比如身边真正每天坚持跑步的人有多少,更不用说戴着专业设备去运动的。现在国内在做可穿戴式设备,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噱头,目前来说做这个是比较早了。我有个朋友对这些设备很感兴趣,用了很多款,但是都没有坚持。”蒋志伟接着说到。

虽 然我国体育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可以说明这个市场发展的空间非常巨大。蒋志伟认为,就像团购,最开始从国外兴起,然后再中国一线城市到 二、三线城市,到现在全民都在团购。体育产业发展也需要一个时间,而且很漫长,也很痛苦,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培养用户体系。

 

有推广渠道,怕的是用户留不住

鸟孩科技成立时,拿到了一笔天使投资,投资人是互联网媒体人王冠雄。“在推广渠道上我们不是很担心,我们的投资人会有些资源,为什么一直不做推广,第一,我们的产品还不好。第二,是想等用户到了一个量,用户觉得满意了,再做大规模的推广。”蒋志伟谈到推广问题时说到。

但是在IOS全新版推出以后,鸟孩科技还是会先做一个推广,到成都和北京的高校去粘贴海报,同时在高校论坛上做软文推广。为什么选择高校,蒋志伟认为,这个应用还是主要针对年轻人,大学生业余时间丰富,如果能够在大学火起来,再做更大范围的推广是比较容易的。

当 问到盈利模式时,蒋志伟笑了笑说,“只要用户量做上去了,赚钱是很容易的,比如后期我们会做教练,单独分成一个版块,教练召集多少学员,我们会从中抽成; 还有场馆的预定,这个时候我们的网站也用上了,我们给他们导入了多少用户,也可分成;还可以和运动厂商合作,做开机广告等等,盈利模式很多。”

蒋志伟接着说,“其实现在很多教练是非常希望跟我们合作,成都有100多家网球场馆,我去了80多家,也跟教练聊,他们现在招学员很难,中介费很贵,比如网球教练招收一个学员,费用是1万,俱乐部或者场馆商会抽取3、4千的费用,这个分层是非常高的。”

在教练审核上,蒋志伟表示,在前期,我们会非常严格,后期会请相关的专家来评估教练;教练可以在“约运动”上发训练图片,秀自己,让用户了解你,从而去参加你的免费课程,通过用户评价来判定教练好坏。

为什么后期再做教练和场馆,蒋志伟解释说,之前有个格瓦拉生活网,他们做了一个关于运动教练的APP,但是现在做的半死不活的,就是因为上面全是教练,没有用户。只有把用户做上去,培养用户体系,后期的教练和场馆才能做活。

但是关于盈利模式的问题,蒋志伟和团队还没有具体的想太多,“现在关键是做好第一步,做好产品,培养起用户体系。我们不担心用户流量导入,怕的是留不住用户。”

现在“约运动”的用户都是自然导入的用户,每周三是一个高峰值,周末为低峰值。“这跟用户习惯相关,很多人约运动,都是约在周末,上班时间就会把活动发出来。我们现在用户量仍然很低,但是把用户活跃度保留下来就是最好的了,我们很看重这个。”

蒋志伟最后还说到,我们不担心陌陌、微信,至少在这两年不会成为我们的对手,我们的对手还是来自于创业团队,所以我们现在唯一做的就是靠自己能力把产品做的更精致更好。

【盐科技www.yankeji.cn 微信yankejic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