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微软的下一步,回到2010年?

微软的下一步,回到2010年?

确切的说,微软的下一步就是回到2010年,抢占战略要塞。我可以不客气的说,微软确实比以前开放了一点儿,但微软仍是一辆信息时代的卡车。

(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赵博思|盐科技专栏作者】在致微软员工的第一封信中,纳德拉引用了世界知名的叛逆者的名言。信中写道:“引用王尔德的一句话:我们要相信能实现不可能,并消除不可能。”

       微软要实现哪些不可能呢?

       新任CEO纳德拉告诉我们:微软的战略是:移动为先、云计算为先。

       在上月底发布的博客中,纳德拉说,“坦诚的讲,我并不认为云和移动是两件事情。他们其实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云的出现使移动成为可能,而如果没有云的存在,移动设备也会变得毫无乐趣。”

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微软下一步的打算,确切的说,就是回到2010年,抢占战略要塞。我可以不客气的说,微软确实比以前开放了一点儿,但微软仍是一辆信息时代的卡车。

       为什么这么说?移动主要指的是设备。如果微软开放Office工作套件在各个平台,只是补了迟来的一课,是补回2010年就应该做的课程——在它的小伙伴儿们都已经该读研究生课程的时候,微软准备进入大学。

       云计算,正如纳德拉博客说的,云是移动的孪生兄弟。也因为Office进入了各个设备,才有了微软自身的云计算。

       但是,这些难道不是iPhone诞生以后,所有人的共识吗?如果不是当时微软固步自封,希望通过封锁Office让iPad在企业市场毫无作为,以便于将iPad最终扼杀在摇篮里,微软也许在移动领域早获得了统治力。

       更悲催的是,盐科技专栏作者觉得,以纳德拉的聪明,他一定知道,这些都是在补课,但是他别无选择。

       要知道,当时微软狭隘的想法,让它在已经统治世界的时候,把统治权拱手相让。直到用户发现,原来没有Office,没有微软,并没有那么可怕。甚至用户发现,iWork其实也很好用。

       正是原来的自设藩篱的举措,才让微软错过了移动和云计算时代。糟糕的是,现在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时 代。更糟糕的是,大数据、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都更依赖于移动传感器和手机上记录下来的每一个“动作”。而这些微软已经不占先机。实际上,除了苹果和谷歌, 其他的企业都落后了。

       但想要追赶苹果和谷歌,移动和云又是绕不开的步骤。最终,折腾了一圈以后,微软又回到了起点:软件。

       通过软件开放,至少可以重新获得移动数据和移动用户,也可以通过云端协同获得大数据,有了(仅限于软件授权领域的)大 数据,就可以进行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下一步研究。实际上,如果微软当时不是想着要封杀苹果和谷歌设备的话,用软件统治世界的微软,会比现在拥有更多机 会。因为,是人们要使用的软件,而非设备,定义了企业的价值。

       穆罕默德的一句话说:如果山不过来,就自己到山那里去。盐科技专栏作者想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那么,微软下一步会怎样走呢?如果,它还寄希望于从卡车时代过渡到信息时代的话,微软就一定不会局限于移动和云计算。正如不久前,纳德拉激励高管们“要成为挑战者,不能做追随者”一样,微软看起来只是改变了微软战略逻辑的起点,但却会进入完全不同的终点。

       盐科技专栏作者认为,微软将会再次抛弃硬件。一旦微软把整个网络设备都视为自己的平台,诺基亚存在的意义就不大。甚至WP存在的意义也并不大了。

       微软现在要做的是全球一体化的服务,硬件的存在会影响这种“全覆盖”模式。自有品牌终究不是一项划算的生意——这和苹果完全不同,苹果试图做最优产品,服务给高标准的人。而微软仍旧要求全覆盖,这将导致诺基亚会在3年内被抛弃,或者肢解。

       Xbox是个异数。关键在于,它是统治客厅的有效棋子。因此,它虽然是硬件,但却是未来软件统治力的桥梁,它会得到更大发展(我甚至认为,让埃洛普兼着Xbox的活,就是为了在再次卖出时,给他留好位置)。

       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前途未卜。如果是全覆盖的话,额外做好WP也意义不大。但宣告它失败也会打击士气。我想它最终会和Windows命运差不多:维持存在。

       Windows未来,我认为会免费或者相当于免费的价格,继续广泛授权。一旦宣布免费,它在桌面端的统治力量就会再延 续若干年,这会是微软转型的重要支撑。WP也是一样。问题在于,选择免费的时机。现在纳德拉特别需要其收入结构的调整。一旦诺基亚陷入持续亏损、一旦 Windows收入下滑或者份额下挫,纳德拉就会宣布免费供应。

       Office虽然姗姗来迟,但几年内,它还能协助微软完成移动和云计算的转型,进而帮助微软向下一步迈进。但 Office的半条腿已经埋进坟墓。Office的挑战者不是iWork,而是专业的应用工具。我以前就说过,Office无所不能,但以后每个专门的工 种,都有专门的应用,广义应用市场将大幅缩减。

       Bing的命运是等到它不再重要时,抛弃掉。当社会分工足够细化的时候,广义搜索的价值就大打折扣。实际上,如果谷歌当时没有做安卓系统,它现在的份额也将会无足轻重。

       就目前而言,微软脱离困境的方式没有错,而且正如我一个朋友曾经在博客上写的那样:“虽然来得迟了些,但总比不来的要好。”

       但微软仍旧面临一个核心问题:愿景的实现路径。微软的人没有能力(或者说没有权力)预判方向。如果不知道终点站的方向,就算跟人,都会跟丢。

       移动和云计算,显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这只是补课而已。今年是2014年,纳德拉能带领微软走出困境吗?然后能带领微软找到新的前进目标吗?微软,未来到底是怎样的微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