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B轮融资到手,咕咚运动的下一步,怎么走?

B轮融资到手,咕咚运动的下一步,怎么走?

在这个建筑面积130多万平方米的软件园里,从20岁到50多岁数以千计的创业者们,都在规划着事业,等着梦想成真,凭什么申波就能一次又一次地大把拿钱?而拿到钱后,咕咚运动的未来又会走向何方?

   

      【严雪丽|盐科技编辑发自成都这是一个周日晚上的八点钟,尽管在雾气和夜色中,很难分辨出他们的身影——但这群身穿运动服、脚蹬运动鞋的创业者们,依旧在天府软件园旁的市政公园里,做着跑步前的热身准备。

欢迎使用咕咚运动!这家以运动手环而闻名的创业公司,正激励着全国的智能硬件创业者继续苦熬。3月10日,咕咚运动对外宣布,获6000万元B轮融资,领投方为深创投,中信资本创投跟投。

实际上,早在2011年,仅有5个人的咕咚运动,就已经获得盛大2200万元A轮投资。“我们为了节约成本,报名申请天府软件园创业场免费办公室,恰好评审中有来自盛大的人,他们觉得我们还行,就投了些钱。”咕咚运动创业人申波不动声色地对盐科技说到。

在这个建筑面积130多万平方米的软件园里,从20岁到50多岁,数以千计的创业者们,都在规划着事业,等着梦想成真,凭什么申波就能一次又一次地大把拿钱?而拿到钱后,咕咚运动的未来又会走向何方?

任何牛逼哄哄的指点江山都有可能是在扯淡,我们还是请当事人申波来说说吧。

做医疗设备还是运动设备,咕咚运动当初是怎么选路的?

2003年,申波在电子科大读完研究生后,去了上海,先后在阿尔卡特和思科工作。2007年,他回到成都诺西,做企业系统架构师。

但不到两年,他即感到工作一成不变的无聊。“做系统构架师,挺没意思的,所以2009年的时候,我就考虑做什么。”

2008年的时候,当时有很多IT男猝死。“我就发现大家平时的休闲就是玩小游戏,这是很不健康的。”因为自己也是IT男,申波开始格外关注IT男的身体健康。

“我当时想,我能不能找到一种方式让大家的身体变的健康。那个时候,我有两个想法。一是做运动设备,二是做医疗设备。”因为这两种方式都能让人们的身体变的健康起来。

“我就想在这两个领域里选一个来做。”他笑了笑说。

在最终决定进入那个领域之前,申波对这两个领域都进行了比较。他发现做医疗类产品会有两个问题:

一是,任何医疗产品都有准入门槛,做医疗产品必须要拿到国家许可证,而拿到这个证可能就需要一年时间。

二是,就算拿到了证,做出了产品,想要推入市场还需要至少一年或者半年的临床。

他认为,前期就要花这么长时间,这对创业公司来说是不适合的。而运动类产品则是不需要任何资质就能做的,“我们只需要把产品质量做好,在硬件中加入软件,增强它的可玩性,让运动更有趣就够了”。

为什么要让运动更有趣?因为运动太枯燥了!“我老婆生了小孩之后第一件事就要减肥。而成都健身房办卡,一两千元,但是办了卡之后,去了不到三次就不去了。因为健身这个东西很难坚持下来。有人说,健身是挑战人的本性,一个人在健身器材上跑来跑去,或者说在操场上跑来跑去的,这是很枯燥的。”

申波给盐科技分析到:“在选择运动类产品之前,我们想过。如何才能让用户在好玩中锻炼。我们觉得更多的还是强调一个交流性。比如,为什么网络游戏沉迷比单机游戏严重很多,是因为网游更多的在交流。我们就想,如果能把乏味的运动锻炼和交流整合起来,通过硬件中的软件将大家联通起来,我们的产品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使用。”

怎样解决运动锻炼的枯燥问题?他认为,那就需要把社交因素整合进去。“比如说我的好朋友也在运动了,我的同事非要和我挑战了,或者说我跑步之后网站给我发电影票。我有动力能够持续去做这件事,因为我有一个目标。我们可以在网站设置一个游戏,比如大富翁,基于地理位置,今天跑了五公里,可以在这五公里的地方修个房子啥的,别人过来的时候可以交给我钱。好玩就可以天天坚持下去,要引导和刺激用户去做这个事。所以这个是我们的原始想法。”

“实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说你使用我们的产品,你的身体就能变好。它整个还是个激励机制。我通过这软件和系统帮你坚持更久,比如你之前只能坚持四五天,用了这个软件之后你坚持了三四个月。我认为它的目标就已经达到了。”

申波觉得,运动这个东西是自己的事,不是别人的事,咕咚运动只是相当于做了一个系统。“就像游戏一样,大家喜欢玩游戏是因为它好玩,有成就感,而且还能和别人有交流。”

50万起步,最初靠什么养活团队?

有了想法,申波开始有意思的留意周围的人,寻找合作伙伴。“我是在一个技术论坛上认识我现在的合伙人,我们先在网上交流觉得双方都比较靠谱。后来发展到线下交流,加上我们性格比较投缘。而且他在广东工作了很长时间,也觉得有必要出来做点事。所以,在我们交流了在健康运动领域创业的想法后,他也认为可以试试。”

2009年底,申波和他的合伙人共投了50万元注册了公司准备大干一场。“当时我们想,如果这个东西要通过互联网来实现的话,要怎么产生收益?最初我们想做一个运动类的网站,但是由于互联网上做网站前两年都在烧钱,没有收益怎么维持团队,所以我觉得仅仅做个网站并不适合我们的团队。”

“我以前是做硬件的,如果我们做纯硬件的话,又没办法和深圳的厂家去竞争。他们成本和各方面的优势比我们强很大,但做硬件有一个好处,可以快速实现现金流。通过卖产品带来收入,所以我们觉得还是要采用软硬件结合的方式。”申波觉得,软硬件结合对他们而言,有如下两个好处:

一是,通过短时间的硬件的销售,可以养活团队。

二是,通过网站的后端服务,可以把他们和深圳的生产商家区别开来,“我可以做后端的服务,并且把这个作为我的核心竞争力,这才是我们最初步的想法”。

2009年,当时大家互联网创业都是去互联网去了,很少有人做这种硬件类的。“可穿戴式设备这个概念,在我们做的时候,别说国内,连国际上都没有这个概念。做软硬件整合的都极少,我们当时应该是国内最早做这个的团队之一吧。当时在国际上做这个产品最早的是Fitbit,Fitbit 从2007年就开始做了,到2010年才开始出产品。”

       随后,咕咚运动做了一个运动类的网站咕咚网,服务于他们第一款产品用户的社交需求。这款是个计步器,有点像MP3一样,夹在身上,用以记录运动数据,然后传输到咕咚网上,供运动爱好者交流。   

       在这款产品出来后,移动互联网还没有发展起来,因此最早的产品是连接电脑的,还是有线的。“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我们就是说一些产品用户体验还是不够好。上传数据还要到电脑面前,用户上传数据不太方便,随时访问网站也不太方便。”

未来生产这款产品,他们找了深圳的几家厂商,但这些厂商的生产工艺,基本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于是咕咚运动就开始自己做。“因此我们最初做的记步器用的是MP3的壳,即使改还要找人研发,来做,这个时间很长。还不如我自己做,我自己做更快。找设计公司还要给设计费,还要说出多少货。货太少是不给做的,他们要求一次最少做一万个,而我们是新产品,不可能一次做一万个来屯着,成本太高了。”

“我们当时一次做一千个,卖一批看可以了再做下一批。最开始在淘宝上一个月卖一千个。当时只是在淘宝销售,因为当时就两三个人,还要负责开发。让我们信心大涨的是,有个新疆的客户,一次买了200个产品。”

最初他们采取的是前店后厂,既开发、又生产、还销售的模式。“我们最开始的时候,自己都是生产人员。这种不批量工厂不给做,那我们就只能自己做。所以我们找成都一些小厂,先把电路板贴好。然后我们把壳买回来,拿螺丝刀自己把产品装好,包装好。经常因为别人要一千块钱的货,我就把我老婆叫过来一起加把。大家分工,刷程序,测试,包装,折包装纸。就像小作坊一样,测试打包好了就发出去。”

由于最初的计步器很容易掉,“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把这种硬件产品做的更加便携,做做手环或者会更好一点,2011年下半年我们开始做手环。再往后我们开始做健康秤什么的。”

硬件开源,咕咚运动的未来

2011年下半年,咕咚手环正式立项。在研发过程中,申波把传输方式从PC改成了手机。“但因为硬件研发周期比较长,当软硬件同时研发的时候,软件就更快出来。”2012年3月,咕咚网发布了软件应用,咕咚运动+。“软件是独立的,不需要任何硬件就能使用。”

 咕咚手环在经过了三年研发后,2013年底正式对外发布。但其中的过程,申波提起来的时候,笑着靠在了椅背上:“我们研发了三年,等到正式生产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问题。”申波告诉盐科技,这个问题,让他们找了十多家厂商,几乎没有一家敢接单。

 “我们第一代的手环工艺,它很复杂,复杂到国内没有厂商做过,他们也就不敢接单开模。”最后,在申波表示,就算开模失败,所有的费用都申波自己承担之后,终于有一家厂商愿意为他们试一试。

“我们手环的工艺很复杂,和市面上传统的手环不一样。市面上的手环是上下盖的,就像手机一样,拆开之后就是各种盖子拼起来的,把电路板拼上,再装上螺丝,盖上盖就行了。但我们的手环是整体成形的,里面有一个骨架是不绣钢的。要把电路板做成纯软板,放到骨架上面用特殊材料固定好,再放到第一个模具里面,通过高温高压成形一个半成品。外面的模具还要再成形三次,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一步都有可能造成产品的损坏,只要损坏了,就不能用了。”申波告诉盐科技,光是手环的验证模具他们都开了两套,正式模具开了两套半,一共花了五套模具的钱,最后他们成功了。

2013年12月,咕咚网北京发布会上。除了发布研发了三年的手环以外,还公布了咕咚手环和其他一些健康产品的原理图和软件代码。

面对盐科技的疑问,申波如此解释:“我们希望把重心转移支软件和服务上。因为我们现在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包括三星、富士康等等在国际上都是比较大的公司。所以我们会把我们的服务衍生到他们的硬件里面去,他们也会做一些手环,我们就在软件和服务上支持他们。我们更强调多方的合作去形成一个比较完备的体系。”

申波告诉盐科技,软硬结合的链条太长。从外观设计、模具设计、电路板设计、软件设计、产品售后等等的链条都比较长。相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要专注于某个环节。“我们现在就想专注于服务环节。硬件我们就提供方案,和第三方合作。”

“咕咚运动未来还会主要走软件和服务这条路,已经同三星、华为等多家可穿戴设备厂商达成合作,他们出硬件,咕咚提供软件和后端服务。自家的硬件也会做,但是由于并不是咕咚的长处所在,所以不是主业。我们可以把很多参数都开放的,这样,对于其他开发者而言,就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尽可能地节约成本。”

但申波也表示,即使开源了硬件,他们也不会做纯软件。“我们的计划是,软件服务为主,硬件为辅。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可穿戴设备的服务平台,这个平台除了软件服务还包括硬件方案。我们可能也会自己做品牌,这两者并不冲突。但重点会做软件和硬件方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