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逃课助手”一夜蹿红,但接下来的路又该怎么走?

“逃课助手”一夜蹿红,但接下来的路又该怎么走?

“我们面前还有五座大山。第一座大山是获取最初的用户量,第二座大山是达到二十万用户量,第三座大山达到一百万用户量,第四座大山是融资,第五座大山是使用户量达到千万级和再融资。”

      【严雪丽/盐科技编辑】在四川师范大学的门口正在进行着某项交易!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打扮的人拿出手机,在确认对方信息后稍微交谈了一下,男生转身往外走,女生则走进了学校。突然男生想起了什么,回头大声的说了一句:“为了感谢你,下课之后请你吃饭。”

在别人看来,这两人好似朋友,其实他们认识也不过2小时,女生是来帮男生上课的。

两人的认识是因为一款名叫“逃课助手”的软件。顾名思义,就是帮大学生逃课的软件。该软件的创始人自称这款产品目前注册用户超过4万,日活跃活动有8千,代课成功3千多次。

虽然已小有成就,但若仅依靠逃课,这款软件显然没有办法长大,因此,在获得了一定的影响力之后,“逃课助手”的创造者——成都风搜科技有限公司CEO杨仁全就开始转型的尝试之路。

小团队创业:制造争议性才有机会

“我是在毕业半年之后就开始创业了。结合我自身的经历,我不看好那些毕业就创业的大学生。我自己就是一个血的教训,我会鼓励大学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像我现在一样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我更看好那些工作几年有一定经验之后再来创业的人。”杨仁全说。

他告诉盐科技记者,“我和这两种人对有这种关系:对于工作几年再创业的人,我更愿意和他们当合作伙伴,和他一起做事。而大学一毕业就创业的人,我更愿意和他成为朋友,鼓励他帮助他,让他少走弯路。但是我不会倾向于和他做合作伙伴。”

“逃课助手”是杨仁全的第三个创业项目。“我自己创业做过两个不成功的项目。这些之后我就开始思考,什么样的产品才能受到市场青睐?就是产品要有爆炸点,是社会舆论和讨论的热点。”杨仁全告诉盐科技记者,2010年毕业后,在成都传统媒体呆过半年的他,还是因为“耐不住寂寞”出来创业了。          

杨仁全口中那两个不成功的项目,一个是社交软件,一个是声波通讯。

“2010年,我们四个人凑了30万开始创业。做一款交友的社交软件,但因为市面上同类软件太多赚不到钱,也无法融资,我们只好放弃了这个项目。后来因为长虹要出一款电视要用到声波通讯,我们又转做声波通讯软件。”但后来长虹的战略计划改变,不做这个项目了,但研发成本已经产生,杨仁全无奈只得开卖声波系统方案。

两次项目的不成功让杨仁全,在第三次创业项目的选择上显的更有慎重:“我们当时有七八个项目待选,其中包括车载软件,旅游软件等。但最后我们选择了逃课神器。”

谈及原因,杨仁全告诉盐科技记者,这是因为逃课软件有一个很好的市场运作方式,而且这个方式不难,是杨仁全可以掌握的。这个方式可以累计不少的初期用户。“一款软件最难的就是初期用户的累计。”

“我说的可以掌握,是指如何让媒体为我们免费宣传,来累积初期用户。媒体喜欢有爆点的东西,而‘逃课助手’就是媒体喜欢的东西。”

9月11日“逃课助手”上线,9月23日启动学校推广。目前“逃课助手”新浪官微总粉丝已经超过2万3千人。

“我们在学校推广的时候,我让一位对我们产品感兴趣的学生,给华西都市报打电话报料新闻线索。”9月25日,杨仁全逃课助手的新闻就出现在报纸和网络上,还有着非常高的关注度。

“25日出现之后的几天我统计过,全国转载我们这篇新闻的媒体就有380多家,当天我们的下载量达到了6000多次,最高一天超过一万次的下载。”就这样,凭着一条新闻在网络上拔高的关注度让逃课神器,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完全了初期用户的积累。

杨仁全向告诉盐科技记者,第一次的报道,让逃课助手的注册用户达到了2万左右。

“我们选产品之前就想的要做一款具有争议性的产品,因为运作简单。”他认为,对于他们这种十个人左右的小团队,只有做具有争议性的产品他们才有可能成功。

在杨仁全看来,逃课助手能获得如此高的关注有一个契机:“我们发布的日期和媒体第一次报道的日期都正好赶在国庆节之前,这个时间很多学生都要回家,逃课是难免的,我们的软件发布在这个时候正好解决了学生的一个需求。不然效果可能会打一个折扣。”

9月29日,国庆节前一天,北京青年报又对逃课助手进行了一次报道。“9月30日,这个报道在微博上的覆盖量是一千万次的转发。其中包括人民网,环球时报,凤凰网,新浪网等几大官方媒体的微博全部转发了这条新闻。当天逃课助手的官微粉丝就涨到了7千多,后几天更是一天3千的涨了几天。”

国庆过后,逃课助手的热潮渐冷,正当杨仁全在思考如何进行三次曝光的时候,小米应用商店找了过来。

“国庆之后小米应用商店的负责人找到我,他们觉得我们产品很创新,就在小米的应用商店的官方微博和应用商店里推荐了一下,当时一天下载量就有一两万,注册用户3千多,一天就能涨实际人数3千。”

他表示,三次的大型曝光让逃课助手总下载量超过四万,注册用户超过三万,日活跃用户在8千。

“目前逃课助手已经收纳了全国所有的大学,我们现在收到的学校反馈更多的是高中和初中,小学也会有一些。”杨仁全给盐科技记者展示手机上的反馈信息,很多人都在留言希望加上自己的学校并附上了名字,但大多都是高中生。

话题性软件能否成功转型社交?

对于创业者而言,没有用户,发愁的是没有用户;有了用户,就要筹划商业模式了。

逃课助手显然是一款话题性软件,而且它有时间周期,如何能让这款软件一直为用户所使用,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

先说护城河:

杨仁全认为目前用户和媒体效果并不足以称之为壁垒。“逃课助手在技术研发上没有难度,谁都可以做。在我们火了之后就有两家公司和我们做一样的,其中一家已经被我们干掉了,另一家因为是在他们本有的软件里添加了逃课这个功能,所以我们目前还拿他没有办法。”

杨仁全所说的干掉,是指对方在微博上写软文炒作,他们也如法炮制了篇几乎一样的软文,放在微博上进行传播。因为“逃课助手”的粉丝数多,直接将对方的软文盖掉了。

对于产品功能的选择上,杨仁全告诉盐科技记者,“逃课助手”第一个版本非常粗糙。他们想的只是尽快推出来把坑占到,让用户知道有这么一款产品,然后再迭代更新做成精品。“我们是占坑的产品,这对竞争对手就不是好事。”

逃课助手到目前共更新了四大版本,十多次小的版本。

每一次版本的更新都是杨仁全他们研究出来的结果:“我们在版本中添加功能,要考虑到用户喜欢什么,社会效应要好,又能为我们下一个版本铺路,最好还能有盈利模式。”杨仁全感悟,做一款产品容易,要做成精品很难。

再说商业模式:

        杨仁全认为,逃课助手未来将转型主打社交,盈利尝试O2O

“三年以后,我们最初的用户都毕业了,我们也掌握了数据。我们就可以开发更多的功能,比如如何更好的工作,在哪里能找到培训班之类的。至少要将可能流失的这部分用户因为其他功能留下,或者成为另一款软件的用户。” 这只是在软件的发展上,在如何盈利上杨仁全更加倾向于走O2O模式。

“几年后,当我们数据多了之后我们就完全是一款O2O的产品了,我现在就是先把用户做好,用户做好之后再做商家。这样做的话难度就不大了。我们现在还完全处在做用户的层面,我们的用户都是学生,我们会考虑引进培训班或者补课的一些机构然后给他们定向推荐。”杨仁全认为,做软件最后只有走上O2O之路才能盈利。

“雪中送炭的人少,锦上添花的人多”

创业一年多,杨仁全可谓是尝尽了创业的辛酸苦辣,受过讽刺嘲笑,也经常为了省钱凌晨加班回家煮面当晚饭吃。杨仁全告诉盐科技记者,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就安慰自己。“现在放弃了,两年后我又会注册一个公司重新开始,为什么现在不坚持下来,说不定两年后我们就是一个蒸蒸日上的公司了。”

杨仁全说想告诉盐科技读者:创业者必须要学会心理调节和自我安慰,这样才能将公司发展起来。

谈到融资,杨仁全透露现在正和三家投资机构在洽谈中。分别上海,北京,成都一家。杨仁全并不愿意多谈投资细节。

“无论如何先生存下来。不管你有多远大的抱负,都要先生存下来。像古代的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我的体会是现在当创业者真的是要卧薪尝胆。”杨仁全把自己经做草根:“这就是一个草根创业者的感受。”

他最后再次强调道,“创业,你要想融资,想要想推广,能给你这些的人不会雪中送炭,只会锦上添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