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热血“稀货街”:手工艺产品的电商冒险

热血“稀货街”:手工艺产品的电商冒险

 【白欢欢/盐科技编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电商这个行业里,很难看到第三。就连垂直电商都挤满了人。现在在电商领域里创业,是不是有些迟了?尤其这个电商领域还是传统的手工业产品领域。

“最关键的是,你对这个行业的专注度。”稀货街的两位创始人向盐科技表示,稀货街能走多远,这个“未来”,由其专注度决定,而电商,亦是同理。

“就像现在的京东和淘宝,他什么都做。但以后,电子商务就会去中心化发展。比如以后可能会出现一个专门做鞋子的,因为他们就专门做鞋子,他们更专注,更加知道消费者的需求是什么。他们有更大的精力去了解这些内容。”

那么,稀货街,会是那个权威吗?或者说,人们会把手工业产品当成一个专门分类,以至于抛弃京东和淘宝吗?

当手工艺品遇到电商

“稀货街平台的创意来源于旅途。”重庆奇宝居网络有限公司(稀货街)的运营总监向飞对盐科技说道,“我旅游来重庆,去西江苗寨等地的时候,发现乡村里有很多产品卖不出去,比如玉品的箫笛。后来我就有了这个想法和计划,把这些产品卖到中国的每个地方,甚至卖到世界各地去。”

带着这个创意,稀货街的四个创始人走到了一起:CEO,向寿权;副总,邓先胜;COO,向飞;商务总监,闫仁海。

“我们选择四个人创业就因为各自特色不一样,各有分工,一个人可以把一个部门带起来。一个公司的核心部门,无非就是市场,产品,还有商务,这三条线都是我们团队的创始人在做。这个框架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每个人都能够去独立运作那个部分。”向寿权说。

“我们四个人,我是中间的一颗纽扣。”向飞向盐科技介绍道,“我在买特网期间,是买特网的采购总监。而向寿权向总是买特网的副总,管采购和销售部门,是我的领导。我们还有一个创始人叫闫仁海,他以前也是买特网出来的。而邓先胜,我刚来重庆的时候,他是我的房东,以前是雷士照明的高管。”

谈起创业经历,向飞告诉盐科技,四位创始人中,三位都不是第一次创业了。“向寿权向总是买特网的创始人之一;我和闫仁海在买特网认识,后来我们出来一起创办过一个温州麦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现在则一起做稀货街。”

稀货街的运营模式差异于大多数电子商务平台。他们希望通过与社交型网站的紧密结合,实现创作者与创作者、创作者与消费者、消费者与朋友间的分享及互动,让沉淀五千年历史文化精华的中华手工在每个人的圈子里流通。“比如我们在国内的社交网站,还有比如一淘、百度、搜狗,他们都有开放平台,都有整合。通过这些渠道,都可以很容易找到稀货街。”

在上线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虽然90%以上的订单还是来自国内,但稀货街的触角已经开始延伸向国外。“我们和联邦等这些比较大型的物流合作,我们负责把产品交给他们,他们负责把产品交给国外的客户市场。”

稀货街的野心是成为中国最大、乃至世界最大的中华手工集聚地,成为发现手工、分享手工、交易手工的源头。这个2012年下半年才上线的年轻电商平台,一如动漫海贼王里年轻气盛的主人公路飞,有着“最强”的狂妄梦想,并在一步步成长中。

个性化产品挑战大市场

“稀货街是中国领先的创新型电子商务平台,致力打造中国最具民族文化价值的网络零售平台。     

自2012年上线以来,已开通包括民族服饰、民族乐器、传统民艺、艺术创作、宗教文化在内的9大品类。”百度百科如是说。

“我们每一件产品都是一件一件做出来的,不是那种流水线出来的,所以每一件产品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我们平台开展定制的话,不需要再让客户附加其他的成本,因为本来每一件产品都是一件件出来的,都可以根据顾客的要求来做。像这一点的话,在京东和淘宝这些地方做不到。”

既然要打造手工艺产品集聚地,那么首先第一步,就是解决产品渠道来源。为此,在最初的调研过程中,向飞拜访了许多民间手工艺人。“比如像玉屏箫笛,有一个叫舒厚槐的,他拿了神工奖,后来卖菜去了。我问他为什么不做了,他说市场前景不好,他的产品很难出去。

为了获取这些民间工匠的信任,初始,稀货街出资买下手工艺者的作品,然后挂到网上销售。“我们前面就走了几次这样的流程,他就非常信任我们。”

“我们目前有200多位民间工匠,所有的产品都是手工的,比如像景德镇的陶瓷,像一些旗袍,还有一些庐州的油纸伞之类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非物质遗产。”

由于合作的大多数手工艺人对互联网不了解,所以稀货街包揽了包装,拍摄,营销方案等一整个过程。“我们对这些方案、图片都拥有独家版权,并与创作者签约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这份“独家协议”,是稀货街的立足点之一。你在这里可以买到的东西,别的地方买不到一样的。

“我们的产品没有品牌,我们绝对是全国唯一一家不做品牌的平台。因为我们所牵涉到的很多供货商很多都是民间作坊,没有品牌意识。这个也是避免一些竞争对手,我们辛辛苦苦挖掘出来,他在后面接手的情况。”

由于大部分的手工艺人在市场和互联网方面的薄弱,稀货街目前采取的形式是B2C。但平台的长期规划,最终的呈现形式将以C2C占主导。“C2C是我们的下一步,但西部的、内地的对互联网不是很了解的目前还是B2C。”

“从B2C到以C2C为主,大概需要5至10年的时间。”

稀货搜索站攻克线下难点

为什么之前没有人做这个项目呢?

向寿权对盐科技说:“第一,很多投资人可能只看到眼前利益,有些急功;第二,这块的产品确实有些难度,不是想做就能做得起来的。难在哪里呢?就是产品供货商的问题,他们的区域分布非常偏远,这个信息是封闭的。他们可能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去开发那么多产品。还有就是语言上的沟通问题,你一个电话打过去,可能根本听不懂人家在说些什么,这也是一个难度。”

那么,稀货街是如何突破产品渠道挖掘的难点的呢?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知道这些情况。同时我们也是从互联网出来的,我们有我们的手段和思路去开发这些。比如,我们去从大学入手,因为再偏僻再小的一个乡村,一个镇,可能都会有大学生出来。我们可以去找校园代理,让他们给我们去找,去挖掘。”

向飞顺着向寿权的话,继续给盐科技解释道:“我们现在在国内很多地方已经建立了我们的稀货搜索站。比如在重庆,包括像温州那边,一些同事会跟大学生做互动交流,比如说你们地方,家庭里面有没有稀货品符合我们的定位的,可以把他们的产品拿到我们网上来销售。每销售一单,我们给他分成。他去跟当地人沟通就容易得多。”

当然,这只是稀货的其中一个来源点。“还有的来源点就是政府部门。”

“他们管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部门,对哪里生产哪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很清楚,很了解。这个也是帮助他们当地的经济发展,他们也愿意。政府出面,帮你去进行合作。或者他们把一些信息搜集起来,传输给我们,由我们的稀货搜索员去拜访这些民间艺人。”

“口碑相传”式的慢未来

打好线下基础,推广便是稀货街接下来的重中之重。对此,稀货街选了一条慢发展的“口碑相传”的道路。社交型网站的分享链接和按效果付费的广告,目前是稀货街的首选。

“我们只做有效果的,没效果的或者说是效果只是很短暂的,投入很大的我们都会谨慎考虑。因为我们做电子商务这么多年,我们知道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需要慎重去做的。”

“我们不像之前那种团购网站,风投资金一过来,哗啦一下,烧起来,一天一千万就花掉了。当然这个是有效果的,但是这种只能烧一时。我们可能现在这种大量付费的推广是没有去做的。我们现在就是通过一些免费的资源,一些社交网站,你觉得我产品好,分享出去,通过这样来进行口碑传播。”

为了激发大家口碑相传的热情,稀货街还意欲打造颇具新意的“人人营销”计划。用户在稀货街注册成为稀货街会员,通过产品页把产品的图片、文字内容一键分享到其它网站、博客,其它网友通过分享的链接进入稀货街平台购物,都可以享受到不同比例的佣金提成。

口碑相传式的传播方式是最具说服力也是效果最慢的。但是稀货街并不怕慢,相反,稀货街的产品倡导的就是一种“慢”和“品质”的生活理念。而这个理念,现在贯穿到了推广当中。

稀货街的商品都是手工产品,而稀货街的野心又这么大,盐科技不禁疑惑,如果这个平台稳步发展起来,做大之后,将如何解决逐渐增加的订单量呢?是否会考虑改变生产方式?比如定制转为量产?

“不会。”对这个猜想,两位创始人异口同声的否决了。“比如你定制这个茶杯,就是要3至9天,甚至半个月,我们就要说清楚,时间只能往后面排期。除了定制的,我们还有一些常规的产品,常规的产品是直接可以发货的。”

“可能以后订单做大的时候,我们也会采取一些手段,比如这个产品一个人不能购买三件以上,限量销售。因为这样才能凸显这个产品的价值,它不是机械生产的,它是有感情的。”

       “我们希望消费者可以了解这个产品,也可以了解这个产品背后的故事。”稀货街梦想着口碑相传的慢未来可以让中华手工走进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