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盐科技 > 卡牌类桌游?黑骑士科技的另类玩法

卡牌类桌游?黑骑士科技的另类玩法

现在卡牌游戏已经烂大街了,给运营商说我们是卡牌,运营商都不想搭理我们。但说我们是桌游,他们就很感兴趣。

本文作者严雪丽为盐科技资深编辑。

成都——当盐科技记者见到林旭的时候,他穿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就连拖鞋都是黑色的。一身黑的打扮就像是他公司的名字,成都黑骑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骑士科技”)。

“在给公司取名的时候,我们团队当时的四个人都在群里讨论,每人说一个名字,然后投票。因为黑骑士是我说的,所以大家都愉快的接受了。”作为创始人兼CEO的林旭,笑着告诉盐科技。

这是一群85后创办的公司,至于创业的原因,林旭笑着表示,其实没有原因。如果一定要加原因,那可能就是他当时太闲了。不管是从公司名字,还是创业原因,亦或是产品选择上,林旭从来不走寻常路。

到底哪里不寻常?市场是否又可以接受他的不寻常?

 

太闲了,不如创个业

2008年,从福州第二高级技术学院毕业的林旭,在涉及游戏行业前做过许多工作。“我在福州是学平面设计的,但我毕业之后也做过本职工作,还做过总经理助理和印刷厂副厂长。”2011年之前的这些从业经历,并没有让林旭找到特别喜欢的,倒是让他想起了读书时自己编的小游戏。

“我在读书的时候,应该兴趣就自己在66RPG那种有游戏编辑器的游戏网站上,去设计和制作小游戏,自己编来自己玩。但当时都是自己玩了就算了,也没有想到以后要走这条路,更不会想到说要用游戏来赚钱。”林旭笑着告诉盐科技,虽然那个时候没有会在游戏行业工作的想法,但他到了成都之后却进入了游戏美术外包公司。

2009年,从福州到成都准备进修平面设计的林旭发现,成都的平面设计并没有他想像中那么好:“成都的平面设计很一般,想着都来了,我就把机构里的所有学科都学了一遍。包括游戏美术和室内设计。”也是在学习游戏美术的过程中,林旭认识了他后来创业的小伙伴,何祺夜。

学完机构里的学科之后,林旭生病了。“病了之后就被我爸抓回福州了。”2011底,在家呆了一年半的林旭有一天在QQ上发现何祺夜的留言。“他知道我喜欢游戏,他说成都的游戏公司很多,问我要不要过来工作。”收到何祺夜邀请的林旭心动了,便翘班跑到了成都,到了成都林旭进入了何祺夜当时所在一家游戏美术外包公司。

“我当时在那家公司呆了一年,在哪里既做UI、特效、场景、策划等等。后来因为我个人原因离开了那家公司。”林旭告诉盐科技,离开那家公司,是因为他当时病了,要请很久的假住院,便辞职了。辞职两个星期后,何祺夜也辞职了。

在辞职之前,林旭完全没有创业的想法,真正有创业想法是他生病期间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想到的:“当时我辞职了,又在生病,觉得生活很无聊。加上那个时候认识 的朋友都没有工作,我想思考,大家可以聚在一起做些什么呢?就想到了创业。”有了创业的想法之后,林旭在做游戏和做游戏美术外包中选择了游戏。

“我之前的公司就是做游戏美术外包的,所以我了解做游戏美术外包经常会收到很坑爹的需求。比如,发一个需求过来让你做,你做出来了,他们又觉得这个不是他们的效果,就会要求改,改多了谁都烦。做游戏的话,至少不会收到很坑爹的需求。”

确实了创业的方向后,林旭找到了当时同样没有工作的三个人。

 

招聘首选小网站

“我们现在的主策和偏执行还兼美术的策划,以及祺夜和我在当时都没有工作。我把我创业做游戏的想法和他们一说,他们也觉得还不错。”彼时是2011年12月,在确定了其他三个人的想法后,林旭开始着手注册公司。

一直到2012年5月,产品才正式进入研发阶段。“在产品研发之前,我们注册公司、找办公场地、买设备、招人以及做产品策划。”彼时,林旭自己存的30万元启动资金已经所剩无几。林旭表示,这些钱主要是花在人员的工资和购买电脑之类的设备上。

在资金和产品的策划上林旭并没有特别的花费精力,倒是人员招聘上,林旭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法。“在资金上不太着急,是因为后来我给家人说我创业开了一个游戏公司,给他们讲游戏公司赚钱的例子,问他们要不要投资,然后家人就给了70万。在策划上,则是因为在公司成立之前,我们策划有一个想了很久的产品,他给我们说了之后,我们都觉得还不错,所以那段时间除了各种杂事以外,策划还在写产品策划。”

在招聘人员上,林旭的路法和所有公司都一样:网上招聘和朋友推荐。“我们最开始在所有可能涉及到的网站上发求职简历,不管是大的小的都发。但最后我们发现,大网站招来的人质量并不好。很多没有达到标准阶段,但是会在简历上伪装成高手。比如之前我们面试了一个人,他的简历很牛逼,说开发过哪些游戏。但是来面试的时候,做考题才发现,他什么都不会,月薪还要求上万。”林旭苦笑的摇摇头说,这种现象在游戏公司中并不少见。

但让林旭惊喜的是,他们在不网站上招来的人很好:“我发现,游资网和第九游戏资源网里面活跃的高手很多。这些和游戏相关的网站,大家都会去看贴,我在上面 发的招聘信息,他们看到了会来联系,态度也比大网站的好。”林旭分析认为,大网站是企业找求职者,小网站是求职者主动联系企业。

2012年5月,产品正式研发时,林旭的团队从最初的四个增加到了8个。现在黑骑士科技有四个人都是从小网站上招来的,其中包括三个程序。

招到了人,注册了公司,找到了办公室,有了产品的大框架,一切准备就绪后,林旭他们正式投入了研发。

 

具有卡牌原素的桌游

“我们这款游戏中文名叫《魔卡世纪》,英文名叫《Sommoner's Age》。是一个竞技类的桌游,是计时对战,而不是像扑克牌那种,你一张我一张的来。游戏的大框架又是卡牌,玩家去收集各种各样的卡牌,再去战斗。赢了就可以具备拿到更好卡牌的条件,就能去拿更好的卡牌,然后再去战斗。”当时选择这类游戏,林旭的想法有两点:1、当时手游市场已经很明显,用户倾向于玩这种游戏。2、这个方法在卡牌中很创新。

2014年5月,研发整整两年《魔卡世纪》开始了测试。“我们最早的计划就是做三四个月,我们想着最晚2013年肯定能上线,但期间改了太多东西,就推迟到了现在这个时间。”谈到产品的修改,林旭表示,虽然改的很多,但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阶段。

“我们卡牌中有合成和附魔两个体系,这两个体系在最初设计的时候没有放进去,而是想着在最后做完了再放。但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的战斗系统出了问题, 玩家不需要用到这两个功能就可以直接通关。但这两个系统对整个游戏本身又是有用的,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去改战斗系统,把他们的数值和需求重新调整。光这一 块,我们就改了一个月。”

虽然改的不是很顺利,但也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我们整个游戏框架都是一步一步来的,先搭一个形状,再根据这个形状加工,再加工。就像捏泥人,开始拿泥巴捏一个人物形状。这个形状没问题了,再去雕他的五官 ,五官雕好之后,再给他上色,上色之后再拿去烤。我们当时的情况是,发现哪里有缺陷,就立刻去补,补完之后再上釉。”

除了一些系统的改动以外,在PVP的竞技场上,林旭他们团队也改了很多。“最初的版本,有人对机器人的排行榜。后来我们就砍 掉了,觉得和机器人打,玩家也会觉得没意思。还有人对人的竞技场,当时那个竞技场有一点特点,玩家和玩家打,赢的玩家可以抢夺失败玩家手里的牌。后来我们 担心这个太狠了,会吓跑一些玩家。因为赢了的玩家可以抢到对方的牌值几千人民币。”

为了照顾到大多数玩家,林旭他们又开了一个竞技场:“这是个大的竞技场,这个竞技场和可以抢牌的竞技场不在一个画面,这个竞技场会和平很多。”但这样,却 让很多玩家给出不好的反馈。“有玩家反应,他们看到拆成两个的竞技场会有点晕,我们就把两个竞技场拼成一个界面了。”在观察了玩家的反应后,林旭他们发 现,玩家会更喜欢可以抢牌的竞技场。

林旭对盐科技说,很多系统他们一开始想的时候挺好的,但是在做的时候不是很好。“很多零碎的小的趣味性系统,做的时候发现,要把这些系统在游戏里实现并不容易,因为它会和一些系统产生冲突。”

“我们当初是要做一个探索系统,那款系统能够做好,可以让我们游戏趣味性变的很高。但我们第一版本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很好的效果。我们还改,改了发现效果 依然也不好。我们就砍掉了,因为担心在这里面耽误的时间会导致变数越来越大。我们后面考虑的是,我们还没有很大的实力可以把两个无关的系统整合在一起,这 个其实有一些很强大的游戏制作人会这么干。他们把两个无关的东西整合在一起之后,用户就会觉得很新鲜。”

2013年底,把一些小的趣味性系统去掉,再把原来的系统做了完善。林旭便开始和之前参加活动认识的一些运营商联系。

 

代理也要创新,不赚也不能亏

同样是2013年底,在接触了大量的运营商之后,林旭开始意识到,他们的游戏可能并不适合中国玩家。“运营商都觉得我们游戏 创新度太高,中国玩家接受不了。因为国内的卡牌是自动战斗的,但我们的那款卡牌游戏,是一张卡牌上下左右都有数字。玩的时候,别人的九宫格旁边放一张,如 果数字比他大,这张牌就是对方的了。当把九宫格填满的时候,谁的比分高谁就赢。这是一款需要动脑子的游戏。但国内的玩家不喜欢动脑子。”

林旭也确定他们的游戏并不适合上国内,便把目光放到了海外市场。“我们最开始在国内接触了很多运营商,包括触控、360、91、 北京掌娱无限和杭州边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等。印象比较深的是触控,触控拖我们很久,我去北京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不聊重点,带我参观公司。等我确定了代理 商,要签合同的时候,他们又说在签之前再聊一下,但聊来聊去还是没聊重点,没说具体的运营方式等等,最后林旭他们就把游戏带给了北京掌娱无限。”

选择做北京掌娱无限,林旭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一开始就直奔主题,告诉我们这款游戏怎么运营、会配哪些能力、海外怎么推广、翻译配备等等。”和北京掌娱天下确定了代理之后,林旭准备赶往杭州见杭州边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谈投资的事。

“当时北京掌娱天下想让我在北京玩几天,我说要去杭州,他问去做什么,我说去聊投资,他就说,我要投资可以找他。最后就确定除了代理我们产品,还投了我们100万元。”林旭摇了摇头。

在代理上,林旭并没有走传统游戏公司的方法:拿代理金或者分成。而林旭则选择了新方式:不拿代理金,按产品修改成本收费和4:6的分成。“我 们分析如果拿代理金的话,会受很多制约,一笔代理金还不够后面维护的钱。所以我们不拿代理金,把维护成本算一算,然后和他们谈维护时间,按维护时间收费。 我们没想在这一块去赚他们的钱,我们更多的想的是在分成那一块和他们细谈,如果连拿分成的信心都没有,就扔给别人,别人也要被坑。”

除了在代理上不走寻常路以外,在美术外包上林旭也另辟捷径。

“我们现在美术人员有四个,大部分是自己的美术人员画的。其他的都是外包的。”但在外包上,林旭也没有选择传统的外包公司,而是选择找人接私单。

“我们的人是在美术界挺有名气的P(pixiv)站上找的,那上外国人建立的网站,里面有很多国 外的游戏界美术大师,我们就找里面的高手接私单。找这些高手接单不像找美术外包公司,这个是可以看到实力的,但外包公司看不到实力。而且外包公司有很多美 术人员,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交出来的画,有高手画的也有新人画的,质量参差不齐。但如果找人接私单,价格会便宜很多,而且有交情之后让他们帮点小忙 是没问题的。”林旭向盐科技展示他们最新的一张人物图。

“这张画的市场标准价是2000元左右,但我们找私人画的是几百元到一千元,比外包公司便宜。”

最后,林旭聊到,游戏圈里走寻常路的其实也不多。“只是说做卡牌的很多,以至于那段时间我们谈代理很不好谈。我给别人说我们是卡牌,别人就会没兴趣。但说我们是桌游,他们就会惊讶一下。卡牌现在已经被做烂了。”

【盐科技www.yankeji.cn  微信yankejicn】

推荐 8